老电影TV 过渡
过渡条

翠翠1953

  • 豆瓣评分:6.9
  • 类型:剧情
  • 导演:严俊
  • 主演: 林黛 / 严俊 / 鲍方 / 王元龙 / 刘恩甲 / 姜南 / 红薇 / 高宝树 / 李翰祥 / 陈又新 / 陈榴霞 /
  • 简介:  演 员:
      林黛 .... 翠翠
      严俊 .... 弟(外祖父)
      鲍方 .... 兄
      王元龙 .... 长顺
      刘恩甲 .... 杨马兵
      姜南 .... 水手甲
      红薇 .... 妇人甲
      高宝树 .... 妇人乙
      李翰祥 .... 水手乙
      陈又新 .... 老王
      陈榴霞 .... 王姑娘
      ......根据沈从文小说《边城》改编。船总顺顺的两个儿子天保和傩送同时爱上了渡口老船夫的孙女翠翠,而翠翠对傩送情有独钟。天保带着郁闷的心情跟船下青浪滩,不幸落水丧命。傩送觉得不能心安理得地娶翠翠,又不愿与团总的女儿结亲,于是离家出走。老船夫眼看孙女的婚事已经在望,又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巨变,他感到自己一生的希望破灭了,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死去。翠翠每日在渡船上翘首遥望,不知所爱的人还能不能回来.......

演职人员

严俊
严俊
导演
林黛
林黛
演员
严俊
严俊
演员
鲍方
鲍方
演员
王元龙
王元龙
演员
刘恩甲
刘恩甲
演员
姜南
姜南
演员
红薇
红薇
演员
高宝树
高宝树
演员
李翰祥
李翰祥
演员
陈又新
陈又新
演员
陈榴霞
陈榴霞
演员

《翠翠1953》影评

网友173****8095

关于《翠翠》——含蓄到宁可失去的爱,执着到此生唯一的爱。那是高中的课堂上观看的影片,先学习了文章,再看的电影。不知道是不是在影片中添加了自己对文字想象的缘故,以至于多年之后对那个皮肤黑黑但眼睛特别明亮的姑娘还是那么印象深刻。在那场等待中,为我们展现的不仅是沈从文先生的对家乡魂牵梦绕的乡愁,也为我们剥开了一份爱情的隔膜。爱情的隔膜,既善良又暴虐,既脆弱又坚韧。有人说翠翠托付起我们永远也不敢再寻找的美好的梦想。我们为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放弃了纯净、含蓄而深刻的爱情,甚 [展开]

网友191****0376

翠翠 (1953) 导演: 严俊 主演: 林黛 / 严俊 / 鲍方 / 王元龙 。。 今天在b站的专门上传国产老电影的一粒蟹子分享了香港早期著名的国语片《翠翠》,这部电影改编自沈从文的《边城》,永华电影公司制作,由严俊指导,也是四届亚洲影后林黛的成名作。 本片是香港评为中国电影百佳之一,制片永华电影公司是香港早期以拍摄优质国语片而留名影史,老板李祖永当年为争国产片光荣,一意孤行,不惜倾家荡产,在香港早期国语片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本片是严俊导演,严俊是民国至香港早期的大明星和导演,因为早期的影 [展开]

网友193****4356

《翠翠》的原剧本是杨彦岐改编自沈从文的名著——《边城》,乡土气息非常浓厚。(戏里)老大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鲍方饰),对翠翠是暗恋,见了面连响都不敢响;老二(严俊兼饰)和哥哥的性格正相反,既活泼又风趣,时时和翠翠来个“月下对口”什么的。戏里有十多支歌,因为词是绝妙的好词,曲又清新悦耳,所以相当流行过一阵子。作曲是叶纯之,作词是李隽青,都是个中老手。李先生谢世有年,至今写歌词的大家,据我看还没有几个赶得上他。隽青先生不只写歌词,还每天躺在大烟榻上陪着李老板(永华李祖永 [展开]

网友173****5498

(严俊)他自己是老二跟爷爷,不,应该说他演老二是爷爷老二,他演爷爷是老二爷爷。至于老大,哼!一向不是“徒悲伤”,就是“嫁作商人妇”了,所以特写姥姥也轮不到鲍方,因为严二爷全包圆儿啦!原著里老二的名字叫做傩送(傩神送来的意思),美丽得很,茶峒船家人为他取出一个诨名为“岳云”。你看看,我们严二爷像戏台上的岳云吗?乌云倒有点像。再说岳云老二的年纪是十六岁,严二爷当年三十二岁,杠上开花,加了一番。唱起山歌来,一作活泼可爱状,我的妈,眼角儿的鱼尾纹左右各六条,头顶上的抬头 [展开]

网友190****6970

《翠翠》的布景师是包天鸣先生。不知道他在哪儿找到的参考资料,把“河街”的布景设计在宽五十尺,长一百尺的摄影棚里,搭得还真惟肖惟妙,加上背景放映机配合着放出在长洲拍来的港口外景,看着跟实地拍的一样。片子拍出来告诉你在摄影棚里拍的你都会不相信。老实讲在香港还真找不到沈从文先生所描写的白河,因为除了几条清澈见底的山水之外,其他的都是海水,更找不到《边城》里前川的碧溪岨。所以在《翠翠》开拍之前,制片尔光带着我们去青山、粉岭、元朗、南生围,满世界游山玩水找外景,东奔西跑了 [展开]

网友177****1042

在《翠翠》演出的特刊上,我曾替严俊捉刀写了一篇《导演者言》:《翠翠》是根据沈从文先生的《边城》所改编的。我喜爱这新的工作,正像我喜爱沈先生的作品一样。他用朴实而清秀的文笔,刻画出湘西人诚实、憨直的生活,写出他们的爱憎与哀乐。所以这该是地方色彩非常浓厚的戏。但为了地理环境的限制,我不得不把这地方扩展为“中国”的,一切风俗习惯也普及为“中国人”的,而不是中国的湘西人,这是我对观众抱歉,更对原著者抱歉的地方。据此,我们没有用《边城》做片名,而采用了《翠翠》。“翠翠”是 [展开]